《一拳超人最强之男》评测:-难改编=-强爆款?埼玉老师没有退

如果一部动漫被称为“*难改编动漫IP”,仍旧有中国厂商愿意接手,那么这家厂商对自身的实力一定很有信心。

我们说的是掌趣科技与新近上线的《一拳超人》正版手游。

掌趣为《一拳超人:*强之男》的推广确实是下足了血本,广告甚至刷到了西二旗地铁站的站厅,这种日均客流量数十万的交通枢纽广告位在游戏批评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贵。

掌趣为《一拳超人》给出的也是集团内部顶尖的研发与发行资源,由成功出品过国产手游早期经典《大掌门2》与《全民奇迹》的玩蟹科技与天马时空担纲,挑战用户口味被认为更刁钻的细分日漫二次元市场。

去年游戏批评曾经试玩过天马时空出品的另一款“大IP改编”手游,《仙剑奇侠传.六界情缘》,顾名思义,将六代《仙剑奇侠传》的世界观与相关人物以时空穿越的形式糅合在一起,以卡牌人物的形式搭建情缘,为玩家“找回令人难忘的经典场景”,“再泪崩一次”,虽然游戏整体养成玩法框架比较老套,每天就是刷材料刷碎片爬塔远征,整体品质还算能看。

在经历17年到18年的漫长优化调整测试之后,《仙剑奇侠传.六界情缘》去年12月20日在国内主流应用渠道开始不删档测试,算是进入正式运营状态。

仅仅不到三个月,《仙剑奇侠传.六界情缘》就宣布将终止运营。

这在游戏批评看来倒也不是*短命的国产手游,但在掌趣这个体量的公司,暴死得就实在不是那么好看。

那么在《仙剑奇侠传.六界情缘》之后,天马时空拿出的这款《一拳超人》正版手游能够逆天改命吗?

从《一拳超人:*强之男》上线至今在APPstore榜单上的排名来看,确实可称为掌趣科技与天马时空的“逆天改命”之作。*12小时内一度冲到Appstore免费下载榜榜首,畅销榜甚至进到了TOP5,上一个冲的这么猛的“二次元手游”是已经被封为二次元成功学榜样的《明日方舟》,俨然是市场冉冉升级的新一个二次元爆款。

《一拳超人》这个IP在中国的影响力确实是很厉害,在只有VIP会员才能观看的限制下在优酷的独播的点击量也能达到同品类第二,或许已经不输被改编游戏到麻木的《火影忍者》与《海贼王》。

初入游戏你会发现《一拳超人:*强之男》采用了大量动画原作的镜头素材来制作过场,还原《一拳超人》开头的关键剧情,看着埼玉老师用“普通的一击”轰飞各种“龙级怪人”,即使是没看过原作的玩家也能立刻理解“*强之男”的意涵。

不过随着引导流程剧情的结束,玩家会发现阵容中的主力选手从埼玉老师变成了作为“徒弟”的S级第17位英雄杰诺斯,一个在《*强之男》中被定位为SR级卡牌的原作次要核心角色,然后你还会收到“无证骑士”,C级*名的肉脚英雄,在原作中发挥的作用主要是各种被怪人与路过的坏蛋赏金犯痛扁,然后等待埼玉老师的援助。

虽然无证骑士基本就是一个搞笑角色,却被《一拳超人》的粉丝誉为原作中*具正义之心的英雄,充满作为英雄的使命感,无论被击倒多少次都要爬起来保卫弱者,谁能保证《一拳超人》的作者不会让无证骑士变成下一个“琦玉老师”?

而无证骑士作为R级卡牌在游戏中确实也扮演着超出“品质”的功用,速度极快的这名角色使用技能默认将会让我方伤害*高的角色直接提到行动次序的下一位,提升伤害,并补充能量,保证我方场上*强力角色每回合都能放出大招,即使是玩家的板凳上坐满了SSR角色,无证骑士似乎也会成为玩家大后期难以割舍的超级辅助,凸显游戏的策略性。

埼玉老师呢,虽然无法作为可操控角色参战,但在《*强之男》中被做成了一种蓄力攒CD的“技能”,一出手随便秒杀场上任意一只任意血量的敌人,BOSS也一样,充分凸显“*强”的无敌地位,SSR当然定位不了这种强大。

埼玉老师的另外一种出场方式是“扫荡”,玩家已经三星通过的关卡都可以用埼玉老师一拳解决。

尽管形式上确实贴合《一拳超人》作为IP的世界观特性作出了不少差异化改编,但玩家还是会轻易从《*强之男》身上发现曾经无比熟悉的各种国产卡牌手游的影子,可能是《大掌门》,可能是《刀塔传奇》,可能是《仙剑奇侠传.六界情缘》。

用掌趣与玩蟹的逻辑来讲,以策略卡牌的形式改编《一拳超人》,是希望能够*大化降低门槛,让尽可能多的《一拳超人》粉丝,乃至是路人玩家,都能领略《一拳超人》的魅力。

玩蟹科技深耕动作卡牌多年在技术面的长足进步确实是值得肯定的,战斗中角色动作模型表现得颇为流畅,所有角色出招都提取了动画原作片段与配音原声,保证能够得到日方监修的认可,让《一拳超人》粉丝找到最为熟悉的视听体验。

然而当你打开自动战斗与三倍加速,真的是过于熟悉的动作卡牌,玩家未免觉得毫无新意。

《*强之男》在核心战斗以外的玩法设计就更加是中国手游玩家司空见惯的一整套“刀塔传奇LIKE”,探索副本,精英副本,日常的金币与经验副本,最终引导玩家进入竞技场竞逐排名奖励,所有玩法依据等级门槛设计好了在玩家留存成长的头七天逐一开放,“科学可控”,经过中国手游成熟策划体系的千锤百炼,“39级解锁对决赛”,更加深度的对抗内容“敬请期待”。

而在游戏批评与众多中国玩家看来,这就是你在20岁的时候就已经看明白了自己39岁,50岁,60岁,70岁都在干什么,每天都要重复相同的动作,相同的游戏过程。

在近乎相同的循环中,游戏会不时弹出各种窗口,推销定期循环的活动,询问你是否要首充,是否要买点什么礼包,充值到某个额度和某个额度特别送你一堆礼物,游戏批评面对类似设定有时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氪金的手指。

千锤百炼,让玩家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游戏人生。

在游戏批评看来这是一种令人昏昏欲睡的游戏模式,即使你套上六部《仙剑奇侠传》的情怀,也无法改变一部“大IP改编手游”三月折戟的命运。

但是你看百度贴吧,TAPTAP社区,以及Appstore畅销榜,好像确实有数不清的中国玩家正在为《一拳超人:*强之男》重复着氪金十连抽,推高游戏排名。

这似乎有些奇怪。

《一拳超人》不像是大热多年的《火影忍者》、《海贼王》与《死神》,虽然都有固定的核心主角阵容,但通过剧情塑造了富有魅力的反派与关联角色群像,从任意一个同类作品中编制出一套SSR、SR、R、N卡牌体系都不会特别困难。

《一拳超人》呢,以埼玉与杰诺斯为核心的二人转之外,无论英雄阵营还是怪人阵营的绝大多数角色都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即使号称*强“龙级怪人”的疫苗人,在动画中的出场戏份可能也没超过5分钟。

所以即使游戏批评在两次保底十连后的第21抽就狗屎运抽到了作为SSR的疫苗人,情绪也没兴起丝毫波澜。

其它几个怪人SSR,地底王、深海王、独角仙,玩家看动画的时候真的记住了这些角色,存在收集它们的欲望吗?

因此你也局不难理解,为什么你总是会看见玩家在TAPTAP抱怨自己花好多钱抽中了SSR却总不是战栗龙卷与童帝。

虽然这两个S级英雄在动画中的戏份也不是太多,但看起来总归比其它SSR美型。

诡异的是,你还会看到很多玩家发布自己的观察报告,在系统消息中蹲了很久很久很久,看到其它玩家抽中的SSR几乎也都是地底王、深海王、独角仙、背心尊者、疫苗人与性感囚犯,龙卷与童帝以及原子武士几乎没有出现过,只在排行榜头部的爆氪玩家竞技阵容中偶见踪迹。

如此异象自然引起了《一拳超人》粉丝对游戏排山倒海的质疑,许多玩家质疑在你氪满2000元之前只能抽到SSR级怪人,将《一拳超人:*强之男》TAPTAP的评分从预约阶段的8分打到了4分以下。

游戏批评自然并不了然各种玄机,但其中奥妙想必总可以归结为天马时空与玩蟹科技运营国产卡牌手游千锤百炼的经验。

在游戏批评看来,《一拳超人》着实是当前市面上*不适合改编为游戏的热门日漫IP,或许,尤其不适合改编为卡牌手游。

而掌趣科技旗下的天马时空与玩蟹最终仍然选择了这一题材,这是许多“中国游戏人”*擅长,*轻车熟路,做出过*多“成功案例”的方向。

不过在2019年,这种轻车熟路的模式甚至已经无法让《仙剑奇侠准:六界情缘》活过三个月,当年也没有让天马时空意欲复制《全民奇迹》的《我欲封天》火过三个月。

那么在开局的超常爆发之后,你觉得《一拳超人:*强之男》火爆能够走多远?

掌趣科技在泛二次元领域确实也并非没有更多富于品质创新的尝试,譬如去年下半掌趣交予腾讯发行的的《初音未来:梦幻歌姬》,游戏批评认为这款完全国人自研的Vocaloid音游已经追平甚至超出了同期日本同行的开发水准。

至少要比Bilibili近来代理进国内,还在玩着固定下坠音轨的《BanG Dream》有着更高的品质。

然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夏季*不久的《初音未来:梦幻歌姬》在2018年底就停止了运营活动,公告、活动与内容都不再更新,只是游戏仍旧在腾讯的服务器上空转运行,多数玩家早已离散流失。

《初音未来:梦幻歌姬》的健康运营寿命也没有超过半年。

接连做砸了《初音未来》与《仙剑奇侠传》两个超级IP的掌趣科技,太需要下一个“成功案例”来提振士气,《一拳超人》不能退,埼玉老师必须赢。

也许股民朋友需要关注一下掌趣近期在资本市场会有什么操作。

天马时空手上还有两款大人气日漫IP改编手游正在2019蓄势待发,分别是《我的英雄学院:入学季》与《死神Bleach》改编的《境.界-灵压对决》,都以策略动作卡牌为玩法载体。

不知道《一拳超人》的二次元粉丝们是不是也很期待这两个题材的改编游戏,也许你可以把一眼望到头的游戏人生再重复两遍。

至少游戏批评觉得,如果《初音未来:梦幻歌姬》这样富于诚意与品质的创作即使获取腾讯流量的加成依然无法赢得市场与玩家的青睐,而无限贴合下沉玩家游戏惯性,重复“成功案例”的《一拳超人:*强之男》,确实能够吸引无数中国玩家三天解囊近亿人民币将其推上巅峰,这可能是比众多“中国游戏人”哀叹“中国怎么就出不了好游戏”更加值得哀叹的事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